在线教育再冲刺IPO!“跟谁学”摆脱前辈的“流血上市”,但盈利背后还有这些隐忧

日前K12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正式向纽交所递交招股书。根据其招股书显示“跟谁学”在2018年第三季度实现盈利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1965万元2019年第一季度已盈利3390万元。这意味着如果“跟谁学”最终成功登陆纽交所将会是K12在线教育公司首家规模盈利的上市公司。

去年一年教育公司IPO狂潮来袭尚德、精锐赴美上市中国新华教育、中国21世纪教育集团、天立教育、卓越教育、宝宝树等先后赴港上市形成了教育行业IPO“百花齐放”的盛况。

进入2019年这股狂潮仍没有停下来今年一季度银杏教育和新东方先后在港交所成功上市后者更是成为港交所在线教育第一股。

盈利背后仍有隐忧

公开资料显示“跟谁学”成立于2014年6月4日由陈向东、张怀亭、苏伟三人联合创办。其中陈向东是原新东方执行总裁曾于1999年年底加盟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并且在2002年创建了武汉新东方学校。

在2014年创立之初处于教育O2O风口中的“跟谁学”获得了来自启赋资本的百万美元天使融资;2015年高榕资本、启赋资本、中信锦绣等投资了“跟谁学”的A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额还刷新了中国创业公司A轮融资金额的记录。

但随后教育O2O泡沫破灭大批家教O2O平台遭到行业清洗“跟谁学”也在2018年7月彻底转型为B2C在线教育机构通过“名师授课+双师辅导”的教学模式提供涵盖语数外、物理化的全学科K12课程。据悉该部分也是“跟谁学”的主营业务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营收中占比达75.9%。此外“跟谁学”还提供面对大学生、职场人士等成人阶段的语言学习、职业资格等该部分业务营收占比在2019年第一季度达22.5%。

直至此次IPO之前“跟谁学”再也没有进行过外部融资仅凭自己“造血”就实现了盈利。

但在光鲜亮丽背后“跟谁学”也存在一些隐忧。根据蓝鲸财经的报道“跟谁学”49%的教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合规或许会成为“跟谁学”的悬在脖子上的一把利剑。

去年教育部办公厅、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应急管理部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显示校外培训机构必须有证才能办学对于无证开展培训、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开展学科培训以及其他违规开展培训的机构教育部门要会同有关部门予以取缔。

这项通知同时也规定:对于线上培训机构要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同步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培训内容、招生对象、进度安排、上课时间等必须备案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

除此之外“跟谁学”招股书中也指出结合2017、2018财年的综合财务报表审核来看“跟谁学”的独立注册会计师事务所发现内部财务报告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如果“跟谁学”不能建立并维持有效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系统可能无法准确报告其财务业绩或防止欺诈。

改变“流血上市”历史

▲▲▲

“跟谁学”此次冲刺IPO之所以引人瞩目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一直以来很多在线教育企业都是流血上市很难实现盈利。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日前被曝停止IPO进程的沪江。尽管沪江官方回应称目前的港股上市计划确实有所调整否认上市“失败”并表示“调整是根据公司面临的综合市场环境、未来发展等因素主动做出的决定但沪江仍未放弃上市的目标将在合适的实际、合适的板块登陆资本市场”。

事实上此次“调整”计划也并非沪江的首次。早在2012年沪江就宣布已具备上市条件但由于要向互联网模式转型上市的想法被主动放弃;2015年沪江计划在国内的新兴战略板上市但由于该板块的取消沪江的上市进程再次被搁置。

2018年7月23日沪江向港交所正式提交上市申请并在随后的11月22日通过了聆讯。但在去年12月7日沪江发布修订版聆讯后资料集之后关于上市的进展就再无音讯。

沪江此前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沪江的亏损额分别为2.8亿元、4.2亿元和5.4亿元2018年前8个月更是亏损8.6亿元远超2017年全年的亏损值。但与此同时截至2018年7月沪江一共完成了7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20亿元投资方包括百度投资、民生银行、软银中国等。截至最后一轮融资完成沪江的估值达到180亿元可谓“巨无霸”。

去年3月成功登陆纽交所的尚德也是“流血上市”的代表。根据其最新发布的财报显示2018财年第四季度尚德机构净亏损1.837亿元。而在其成功登陆纽交所之前尚德机构在2017年净亏损高达9.2亿元在上市首日就破发了。

即便如此仍然有不少教育企业在登陆资本市场的道路上“前仆后继”。21世纪教育集团总裁刘占杰表示上市对于教育企业显然是“利大于弊”的。第一上市过程中教育企业可以依靠各个中介的帮助开始重新认识和整理公司对公司收入、利润情况会有全新的认识。第二企业开始获得一定的公信力上市后公司所有业务都会进行规范化更容易获得社会认可。第三上市后资本成本降低。第四优质内容引入的范围会变宽广。

但他也指出事实上教育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领域但上市后资本的要求是快速增长。教育产业借助资本去发展如果借助不好就会被资本绑架。而对于企业自身来说更重要的还是做好优质的内容同时做好生态布局。“眼前做好实体教育再利用技术赋能教育然后再谈扩张这样企业就会形成一个核心业务形成一个教育生态圈。”

在谈到“跟谁学”之所以能够实现规模盈利的原因时陈向东也表示在线直播大班课让在线教育“效率更高、成本更低、质量更好”跑通了这一模式或许是跟谁学在融资大战、广告大战如火如荼的在线教育市场中不仅实现盈利并且实现规模化盈利的重要原因之一。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