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变形记:强奸死刑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1998年2月被判死刑的昆明黑恶势力代表孙小果,时隔21年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一次被打掉。

1998年2月被判死刑的昆明黑恶势力代表孙小果时隔21年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一次被打掉。

外界好奇的是他是通过怎样的方式从一名死刑犯到走出监狱再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近日从可靠渠道获得消息一审被判死刑10年后孙小果曾于2008年10月27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发明专利。

有知识产权及律师界专业人士分析根据最高法有关规定孙小果2008年申请专利时理应还处于服刑期此举很大程度或为减刑。

另有多个权威渠道证实就在孙小果曾经服刑的云南省第二监狱其中一名监区长因孙小果事件被控徇私舞弊、违规办理减刑。

孙小果变形记:强奸死刑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孙小果 当地受访者供图

昆明恶霸

据《中国法律年鉴(1999)》“案件选编”介绍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

1994年10月其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在监外执行)1997年11月因强奸等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被逮捕。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两年四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外另有7名同伙被判有期徒刑1年到20年不等。

《中国法律年鉴(1999)》披露法院一审查明1997年孙小果曾强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并有当众情节。

上述文章中的另一个情节发生于1997年11月7日21时许。法院一审查明孙小果为让17岁少女张某某说出其表妹张某萍和男友汪某庆的下落纠集指使其他6名被告人将张某某和女性朋友杨某某带到夜总会“温州KTV”包房内。孙小果等人即对张某某进行殴打、侮辱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孙小果叫他人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

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又对张、杨进行毒打再一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张的头部。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杨二人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孙小果一伙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致张昏迷。被告人党俊宏及杨琨鹏(另案处理)还解开裤子将尿冲在张某某的脸上。被害人的伤情经法医鉴定为重伤。

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998年初《南方周末》以《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为题曝光了孙小果及其团伙在昆明的恶行。

夜店老板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头版的一条消息将21年前的孙小果再度拉回人们视野。

据《昆明日报》报道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澎湃新闻从多个权威渠道证实此次扫黑除恶被打掉的孙小果就是此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

事实上早在此次被定性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之前昆明坊间就盛传孙小果没有死出狱后还注册了多家公司。

多位昆明夜场人士亦向澎湃新闻证实孙小果出狱后改名换姓身材发福以昆明M2酒吧老板的身份为圈内人士熟知认识他的人都喊其“大李总”。

孙小果变形记:强奸死刑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孙小果出席夜店庆典 图片来自M2酒吧玉溪店微信公众号

M2酒吧2013年5月7日开业。该酒吧隶属昆明咪兔娱乐有限公司(简称咪兔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咪兔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5日注册资本100万元股东为缪黎辉(持股46%)、李林宸(持股42%)、栾皓程(持股7%)、骆燕(持股5%)。《新京报》报道称其中的李林宸就是孙小果。

澎湃新闻查询工商资料发现李林宸的名字最早出现在昆明商界还是2011年8月。当时一家名为昆明福井餐饮服务有限公司(简称福井餐饮)的企业成立李林宸担任法定代表人。2012年2月福井餐饮名称变更为昆明饱食杰餐饮有限公司李林宸同时成为该公司控股股东。

工商资料还显示2014年期间李林宸作为股东先后与栾皓程、缪黎辉等人出资成立过云南咪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云南熙元商贸有限公司等。

经营夜店期间孙小果时有公开露面。澎湃新闻掌握的信息显示2015年5月27日晚M2酒吧玉溪店开业庆典身着一身花衬衫的他出席并多次与人合影留念;2016年5月9日晚M2酒吧庆祝3周年之际孙小果和友人在酒吧合影身穿花衬衫的他坐在最中间。

2017年昆明昆都的夜店全部关闭M2酒吧搬往另一处更名为银河俱乐部(Galaxy Club)。

昆明银河俱乐部官方微博介绍俱乐部隶属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是云南银合集团继M2酒吧后推出的全新品牌。工商资料显示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孙小果持股95%栾皓程持股5%。

也是在2017年初银河俱乐部举行品牌发布会孙小果亮相。澎湃新闻获取的两张照片显示身着一身笔挺西服的他在中间两旁被众人簇拥身后背景墙上还有孙小果的艺术签名。

工商资料显示除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外孙小果还与生意伙伴栾皓程等人出资注册多家公司这些企业成立时间均在2017年以后。

澎湃新闻近日探访包括银河俱乐部在内的多个与孙小果关联的企业、夜店均已关门。相关公司人员电话或拒绝接听或直接关机。

接近此案的一位律师和多年追踪孙小果下落的一位知情人士分别向澎湃新闻透露此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被作为涉黑涉恶团伙再度被打掉系因孙小果打架引发。不过此消息尚未获得官方证实。

申请专利

外界无从知晓被判死刑的孙小果通过怎样的方式从“阶下囚”成为夜店老板其神秘的家庭背景也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据《南方周末》《新京报》此前公开报道1997年强奸案发时孙小果母亲孙某某在昆明市公安局某分局刑侦队继父李桥忠时任昆明市公安局某区分局副局长。

昆明多位熟悉李桥忠的知情者称李桥忠是从部队转业到公安2002年从五华区公安分局调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已于2018年退休。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孙小果其中一次减刑或与专利申请有关。

澎湃新闻注意到2008年10月27日一名叫孙小果的申请人曾就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申请国家专利。

孙小果变形记:强奸死刑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孙小果此前申请的专利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截图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专利检索”显示该窖井盖的说明书介绍由于城市下水道窖井盖仍多次大量被恶意偷盗或损坏严重造成了一系列的伤车伤人的恶性后果该发明正是为了克服窖井盖结构极易被盗的缺陷而提供一种既能降低制造成本又能起到防盗作用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

据当初此项发明专利的代理人何某向澎湃新闻证实申请人就是之前被判死刑、后又涉黑的孙小果。

何某回忆2008年是孙小果的母亲找到他所在的事务所并提交了发明专利的相关资料要求为孙小果代理专利申请事项“起初我也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孙小果我们做的就是这个业务我按照正常程序就给他代理了。”

何某称最近媒体报道被判死刑的孙小果复出后又涉黑他听一位朋友告知后回头复查当年的信息确认了孙小果的身份“这个专利现在已经过期了。”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的信息显示该发明从2009年5月6日公开至2012年1月4日专利权终止。

知识产权及律师界专业人士分析孙小果此举或为减刑。根据最高法当时规定即使孙此后从死刑改为死缓2008年10月理应还在服刑期。

孙小果变形记:强奸死刑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孙小果专利申请所留的昆明住址 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澎湃新闻注意到孙小果申请专利时所留地址位于昆明市滇池边一别墅小区内。5月6日记者探访该高档小区时发现那是一栋3层的联排别墅大门紧锁。小区内居民称户主是名女性人在北京春节前已将房子出租。附近房产中介查询资料后证实了这一说法。

关于“监狱发明家”媒体曾多次公开报道揭露打假。2015年5月13日《焦点访谈》报道称服刑人员利用发明创造获得专利是骗取减刑的捷径个别监狱管理人员因私心杂念因此被拉下水。

报道称我国刑法第78条规定:“有发明创造或重大技术革新的”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应当减刑。而认定“发明创造”的最重要根据就是获得国家专利认证这是法院判定减刑的重要依据。

上述报道还称2014年前对发明专利减刑的法律规定不完善《刑法》第78条以及《监狱法》有关重大立功的第29条较为笼统存在漏洞;但从知识产权代理机构反映的情况来看这些问题依旧存在。

多人被查

澎湃新闻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了解到2014年1月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要求严格规范减刑、假释切实防止徇私舞弊、权钱交易等腐败行为;2017年1月1日最高法院出台实施《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丰富和完善了刑罚制度;同年5月31日云南省高院与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司法厅联合制定下发《关于执行实施细则》其中明确过失犯罪和民事纠纷、未成年犯罪达到法定条件时可减刑、假释;对于严重危害社会的重大暴力犯罪如杀人、抢劫、爆炸、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等从严把握减刑和假释。

多个信源向澎湃新闻证实孙小果服刑期间是在云南省第二监狱执行。

2019年4月13日已退休的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刘思源历任云南省第二监狱教育改造部副教导员、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云南省第一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2014年7月至2017年6月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刑罚执行处处长;2017年6月至2018年10月任省监狱管理局刑罚执行处调研员;2018年10月任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2018年11月退休。

与此同时澎湃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云南省第二监狱一名监区长也因孙小果事件被控徇私舞弊、违规减刑。

另有昆明政法界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涉及孙小果案件的一名承办法官退休后已坠楼身亡原因与抑郁症有关。

5月1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最新通报称已退休6年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梁子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梁子安履历显示他曾于1979年10月至2013年12月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先后担任刑二庭副庭长、审判监督庭庭长、审判监督第一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正处级)2009年12月至2013年12月任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多位云南政法界人士认为梁落马或与孙小果案有关。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资讯

这才是真的熊系帅哥!他体重200斤,不喜熊的我都依然可以!

2019-5-15 9:37:35

资讯

何洁疑似回应出轨传闻:和刁磊遇到的时间会让人抓到把柄

2019-5-15 9:38:4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