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博士论文发表要求,是为了“灵活与严谨”兼顾

取消博士论文发表要求是为了“灵活与严谨”兼顾

▲4月19日清华大学完善学术评价制度工作推进会现场。图片来源:清华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

近日清华大学公布了新修订的《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培养工作规定》。该规定的修订稿发布之后不但引起了高等教育系统内部的相关讨论还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公众最为关注的自然是“博士生在学期间不硬性要求发表论文了”。 作为国内顶尖高校清华大学不再强制性要求博士发论文契合了近年高等教育不再“唯论文”的改革方向具有风向标意义。

我完全认同清华大学这项规定这将有助于保证不同学科、不同研究方向、不同类型的差异性与特殊性有助于更好地促进创新。

比如作为博士生导师的我目前指导着两种不同类型的博士生。一种是学术型博士生也就是Ph.D一种是专业型博士生——教育博士也就是Ed.D。后者的培养目标主要面向的是教育实践对于他们的考核的确不需要硬性要求其发表学术论文。所以新修订的规定可以说使得教育博士的培养更加符合实际的需要。

本质上取消博士论文发表的强制要求也是为了“灵活与严谨”兼顾。有些学科、专业、领域和方向需要用论文证明学术水平那就不妨沿袭既有的标准;有些无需用论文证明能力水平、更偏实践的完全没必要强行要求他们发表学术论文。

拿我自己指导的学术型博士生来说我还是会鼓励他们发表学术论文、向他们强调发表学术论文的重要性即使他们将来不一定从事学术研究的工作。

就如1883年美国物理学会第一任会长亨利•奥古斯特•罗兰在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上发表的《为纯科学呼吁》(被誉为美国科学的独立宣言)中说的那样发表高质量的学术论文是成为卓越学者的一个重要成长途径也是学者努力奋斗的最高目标。作为学者后备军的博士生发表学术论文本身并非坏事。

就清华大学这次“新规”来说这主要是在学校层次不再硬性规定博士生发表学术论文到底要不要发决定权已下放到院系由院系根据自己学科的特点自行决定。这讲究的也是因专业制宜的“灵活性”。

所以说“新规”反对的不是发表学术论文本身而是“强制要求”;或者说它反对的是以学术论文作为唯一依据为的是激励很多博士生开展原创性、前沿性、跨学科研究。

毋庸讳言近年来即使在有硬性要求的情况下类似翟天临事件还是屡屡出现。所以很多人担心如果没有了硬性发表学术论文的要求再加上没有相应的风险防控有些高校的博士招生腐败、博士生的学术不端等将更为严重。

但这不是否定“取消博士论文发表强制要求”的理由只能说明取消该硬性要求的同时还有必要做好配套措施。

就清华大学而言其在规定不再强制性要求博士发表论文的同时还强调强化过程考核严格分流退出。学校还明确“博士生在学期间学术创新成果达到所在学科要求方可提出学位申请。”

这也意味着尽管在论文上松了口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会放松在资格考试、选题报告等培养环节的考核要求。而在随后的推进工作中清华大学自然也需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整实施细则以此确保在培养高质量的博士的同时杜绝学术腐败等现象。

说到底在当前破“五唯”(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的背景下清华大学这一记“灵活与严谨兼顾”的举动符合满足学科与类型差异、促进创新的逻辑也不啻为一场具有开创意义的教育改革。在清华试点经验成熟的情况下其他高校在配套机制完善、条件成熟时也可跟进让这场教育与学术评价改革革除“唯论文”的积弊。

□李锋亮(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长聘副教授)

编辑 李冰冰 校对 陆爱英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